朱元璋很相信,自己所想的事情一定会发生。

他对自己的性格很是了解,知道自己既然让朱允炆这个标儿的孩子,继承了皇位。

那么就肯定会做出一些事情,来为这家伙保驾护航。

领兵在外的藩王,自己也肯定有所考虑。

到了那个时候绝对会留下一些制衡的手段。

所以根本不用多想,就明白老四想要造反,根本玩不成。

接下来,他就看看老四造反的时候能被打的有多凄惨。

朱元璋执行能力特别的强,说干就干,毫不拖泥带水。

但是这样的人,也有一个很致命的缺点。

那就容易上头。

在遇到一些自己在意的事情时,容易被情绪所支配。

举个例子就能明白。

就比如历史上,朱亮祖和道同二人之间的事儿。

朱亮祖在南方各种为非作歹,纵容手下将士胡作非为。

他和其儿子,也是各种的嚣张跋扈,做出各种违法之举。

然后遇到了一个名叫道同的知县,是一个硬骨头。

在后面和朱亮祖硬着来,不肯同流合污,做不屈不挠的斗争。

最终,二人都开始做出了一个选择。

那就是把这边的情况给告诉朱元璋。

让朱元璋那里来做裁决。

道同将朱亮祖的种种罪行,通过官方设立的驿站往京里送。

朱亮祖很清楚朱元璋是什么脾气。

那是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的人。

所以就先一步弄了诸多污蔑道同罪行的、所谓的证据。

快马加鞭,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朝着京师进行传递。

先道同一步,把他的奏报送到了住朱元璋那里。

朱元璋看过之后,勃然大怒。

朱亮祖本身就是打着,把道同给弄死的心思去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所编出来的、道同的罪行,那绝对是怎么让朱元璋上头怎么来。

所以,朱元璋这边一刻都忍不了。

也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判了道同的死刑,让人前去执行。

道同被弄死了,道同所发出来的奏章,才到了朱元璋的案头。

朱元璋在看了道同所写的奏章,知道了朱亮祖在那边都干出来了什么破事后,顿时又一次的勃然大怒。

简直比之前看到了朱亮祖送来的、道同诸多的罪证还要怒。

毕竟,这可不仅仅是因为朱亮祖在那边做出来的诸多事情,让人恼火头大。

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被朱亮祖这个胆大包天的狗东西当枪使了。

借用他的手,把道同给弄死了。

所以朱元璋又让人将永嘉侯朱亮祖父子,给弄到京师来。

查明了朱亮祖父子在那边做了各种的恶,直接用鞭子,将他们两个一鞭鞭的给抽死了。

免死铁牌也护不住他们。

朱元璋的这种脾气,在这一次观看朱棣未来的事情上,也展现了个淋漓尽致。

观看朱棣未来,看到了朱棣造反这种事,对他来说简直是石破天惊,冲击力太强了!

那绝对要比道同以及朱亮祖二人之间的争执,更为了让他上头。

在这种情况之下,朱元璋会将朱棣喊来,二话不说抽上一顿再正常不过。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开局天降正义,我竟被FBI盯上》《我有一座怪物牧场》《诸天:武林神话从辟邪开始》《从机械猎人开始》《凡人:开局我能进入灵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