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的四目交投,竟然比方才惊雷般的大吼声威力更甚。

和尚呆在当场,脑中一片空白。

幽幽的香气,从四面八方拼命往他鼻子里钻。

他竟然分不出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

心中竟然升腾起一个荒谬绝伦的感受:腰肢好小,好软。

下一刻,黄钟大吕般的巨大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回荡。

“你已破戒!”

无数的声音叠在一起,震得和尚如遭雷击。

即使是做梦,梦见这样的荒唐景象,也是他禅心不稳。

他蓦然放手,好似手里握着的是滚烫开水。

玉京覆在他上方,两人间仅隔了一个拳头距离。她失去支撑,顿时,玉山倾倒,直往和尚身上倒去。

和尚猛然往身侧一让,一个鲤鱼打挺,自干草上站起,合什道:“阿弥陀佛。”

他这一声佛号,贯注了真力,想要警醒不该沉沦的两人。

玉京跌在竹枕上,看不见脸,只传来似有似无的呜咽声。

听得呜咽,和尚下意识伸手,想要扶她起来。

但,立即又想到那四个沉甸甸的字,他冷硬起心肠:“贫僧早就说过,贫僧是出家人。公主……”

他话还没说完,竹枕上,玉京抬起了脸,仰望着他。

小小的脸上,灼若云霞,好像一朵盛开的芍药花。

每一分,每一寸都浮着艳光,美得惊心动魄。

那双盈盈秋水,并没有泪珠。

她的目中都是茫然之色。

她整张脸,魅惑难言,但偏偏脸上的神色,同目光一样,痴痴惘惘,如同一个天真的婴孩。

和尚吃惊道:“玉京,你蛇毒又犯了?”

她也不回答,只是痴痴地笑。

和尚心中更加吃惊。

他昨日明明替她逼出了蛇毒,就算不能痊愈,也会缓解许多。

怎么现在看来,反倒比昨夜症状更加厉害,连神智都再次被侵蚀。

和尚哪里还会苛责她。

他这样的杏林大国手,也不由叹了口气。

人在荒岛,连药材都不齐全。想给她逐一配药,挨着方子尝试解毒,都不可得。

他看她肌肤如同晚霞流波,就知此刻,她定是又灼热难当,奇痒难耐。

刚刚梦中的行径,她自己也不知情。

和尚走了几步,将昨日凝结的冰球,拿到空地。

经过一日一夜,冰球已经融化了好些,只剩一个蹴鞠大小。

他唤:“公主,你请过来。”

冰球滴水,如果原地给她降温,好容易将干草和竹枕都浸湿了。

那这两日,就没法睡了。

和尚想到这里,猛然全身一震。

一双素来浅淡的眼睛,染上惊骇之色。

整个人呆若木鸡,连手中冰球的冷,都感觉不到。

竹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91小说【9138xs.com】第一时间更新《尤物与圣僧》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