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老当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91小说9138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如此一来,双方一来一往,杀得更烈,朱不虚顺势坐了下来,解说棋势,一旦谁陷入了困境,朱不虚就出手帮谁解困。

一盘棋杀下来,足足耗去了一炷香时间,朱不虚一入迷,早就把王员外这档事,忘得一干二净。

结果一盘棋全都在朱不虚操纵之下,沈大人棋高一著,来个“小兵立大功”逼得朱吼举白旗!

朱吼见儿子还滔滔不绝地大谈阔论棋谱,哼声道:“到底是老子和大人在下棋,还是你在下棋,乐个什么似的,真是越大越没规矩!”

朱不虚听老爸一吼,一脸兴致都缩了回去,忙从石椅退下,吐了吐舌头,扮个鬼脸给老爸看!

朱吼一看就有气,还想训他几句,却给大人止住。

沈大人望着朱不虚道:“你不去当班,进来有何事禀报?”

此时他才想起公堂上还有王员外等候回音,不觉打了自己一巴掌,脱口道:“哎呀!糟了个糕!”

沈大人和朱吼,被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朱吼怒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朱不虚低头嗫嚅地道:“城东的王大善人,王员外有急事要面禀报大人!小的光顾着下棋,把他丢在公堂上有一会儿了。”

沈大人一碰上这位“宝贝蛋”也只有摇头苦笑的份。

朱吼如火山爆发一般,抓起桌上的茶杯就往朱不虚身上砸,口中怒道:“还不去请!”

朱不虚说完后,早就防着他老子会来这一招,未等他老子有所行动,早就溜之夭夭,已在凉亭之外,还耍个宝“空中接杀”,接住了茶杯才往外跑。

朱不虚边走边喃喃道:“你没听说过,**的人被看赌的打死,谁叫你们棋下得真是差!差!差!菜得很!”

朱吼听得跳脚,然而朱不虚已失去踪影了。

朱不虚从后院出来,忙将杯子藏在身后,就已见着王员外,早已不耐“徘徊十字路口”,不时伸头往内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