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不靠谱,徒弟想跑路》转载请注明来源:91小说9138xs.com

司命殿来了天兵司的人,以贪赃枉法、私事公办、欺上瞒下、混淆命薄、草率从事的罪名把司命抓了起来。

司命看着领头的扶摇,惊道:“你来真的?你疯了!”

扶摇面无表情,冷笑一声:“西王母和东君会亲自调查,她们不会冤枉好人更不会放过坏人,是真是假,一查便知。”

司命如鲠在喉,咬牙切齿。

他被押走后,扶摇目光一一略过大眼瞪小眼两眼迷茫的司命殿的弟子们,最后定在昙音身上,什么也没说,转身跟上天兵司的脚步。

师兄师姐们围上来,问她怎么了?

昙音说不出来话,她在看到雁沄命薄不对的时候立马去告知西王母。

师兄:“上午的时候扶摇把师傅带走,师傅带着一身伤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带走,师妹,你说实话,你当时在师傅的书房干嘛呢?”

昙音也没想到效率这么快,还以为她们会对师傅和雁沄注意一些,谁知道下午就来了。

一位眉心有黑痣的师姐却不奇怪,道:“其实早晚的事,师傅有时候确实做的不对。”

师兄:“啊?什么意思?”

师姐忿忿不平:“你忘了缘姥和孟婆的事了?若不是师傅将两人职位混淆,她们关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僵化。”

师兄没反驳,他知道此事,但看姻缘阁和奈何桥没什么异样,本以为这事儿就此揭过了。

师姐:“师傅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上来了,总是忘东忘西,若没有我们在侧提醒,恐怕早就一团乱麻了。”

师兄:“可是公办私事和贪赃枉法这两样是不是有点冤枉了,师傅可从没做过。”

昙音适时补充:“上个月刚升仙的郁离仙子本应该可以去其他地方的,但师傅直接把她送在雁沄身边,因为苍檀上神发了话,所以......”

几人的目光齐齐聚焦在她身上,“你怎么知道?”

昙音讪讪:“我当时在场。”

她们好半响没说话,气氛霎时间沉寂下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无言道:“好吧,咱们师傅——”

“去去去。”师姐打断,以防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没活干闲得慌是不是,树干检查了吗?命薄整理记录好了吗?前段时间命树身上的窟窿修好了吗?长歪的命薄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话音一落大家顿时鸟走兽散,各忙各的去了,掌事的走了,不代表司命殿倒了,大家该忙活忙活,他们的任务是看护管理命薄,不是奉承管事。

昙音却没动,问师姐她刚才说缘姥和孟婆的事。

师姐小声说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除了司命殿没几个人知道。

缘姥和孟婆是异卵同胞的双胎姐妹,两人从小到大形影不离,除了样貌不同,什么都类似,连修炼经历都大差不差,甚至连升仙那天也是一前一后。

共同升仙本就少见,又因为是亲姐妹,更是稀有,引仙人把她们带到司命殿分配工作的时候,引起很多仙人关注。

当时姐姐的命薄给出玉京等选项,妹妹的命薄给出地府等选项,虽是同时升仙,但任职的地方确实大相径庭,一个天一个地。

这两样差事没什么问题,可地府光线终日昏沉不见阳光,大家多多少少会更喜欢来九重天任职。

当时两姐妹倒没觉得有什么,姐姐选择姻缘阁,妹妹选择奈何桥,然后各自去往自己任职的地方,本来相安无事各司其职,但有一年蟠桃宴两人时隔很久再次见面。

当时有个司命殿弟子也在场,听到西王母叫她们的名字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回到司命殿之后特地找到她俩的命薄,发现两人的命薄脉络像到好似拓印一般。

但是唯独在后半段走向诡异,姐姐本应该待在地府却在玉京,妹妹应该待在玉京却在地府,两人各自走了原本大道的小路,且怎么看都像被影响而非本意。

叫来其他弟子询问观看,这才得知这个结果不是当事人的选择,而是司命把给两人的命薄混淆,姐妹俩的职位互换,也直接导致她们命运被干扰,偏离原有路线。

司命知道后立马去找到两人拐着弯说起此事,结果她们听出不对,立马猜到是司命的失职,姐姐执意要换回来,司命说木已成舟,最好还是以现状为准,妹妹也赞同司命。

姐姐不愿,这是她们久别重逢后的第一次冲突,她不明白为什么司命的过失要让她们来付出代价,而妹妹还站在她的对面。

妹妹却说现在挺好的,她们都已经习惯手中的职责,再换回来容易出错。

两人因此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至此姐们俩的关系因为此事越来越僵化。

之后姻缘阁缺人多次向司命殿反应,司命没有一次带人过去,缘姥觉得他给她穿小鞋耍威风,每每想捅出此事,但都因为妹妹忍了下去。

其实不是司命小心眼,单纯是因为他忘了而已。

每位升仙的仙人到司命殿分配职位,命薄给的指示其实是有好几种,可以供给选择,但司命每次都将姻缘阁的选项放到最后,且只讲解前几个选项的好处,忽略掉姻缘阁,新晋仙子肯定会优先选择第一第二,这也导致迟迟没有人去。

每当新晋仙子被引仙人带走他才想起来,懊恼忘记这茬,然后告诫自己下次一定将选项放在前面,但每次都忘记。

虽然司命殿的弟子们知道自己师傅的德行,不过因为次次都忘记,她们有时也怀疑他是不是专门给缘姥找不痛快,她们有好几次提醒,他都口头答应,转眼又把姻缘阁放最后,讲解也净说一些没用的。

大家都有忙不完的事,这事鲜少人提起,自然知道的也少之又少。

昙音唏嘘,以前还不觉得,现在才知道师傅已经忘性大到影响事态的程度,顿时觉得他被抓也不亏,若放任不管,长此以往,迟早要乱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姚之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91小说9138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