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91小说】地址:9138xs.com

看着挺瘦一人,怎么死沉死沉的,江颂宜推也推不开,索性放弃了,麻木着一张脸。

“到底喝了多少呀,醉成这样。”

她拍了拍他的脑袋。

“你还能认得出来我是谁吗?”

“……颂颂,你是颂颂。”闻人清睁开一道眼缝,凭本能地回应道。

江颂宜听着觉得不舒服,“颂什么颂,不许你喊。”

闻人清听了不高兴,把头抬起来,扶着门框往内室走,江颂宜肩上一轻,揉了揉被他枕过的地方,低头望见地上的酒壶,摔得四分五裂的。

成芸心说听见东西打碎的声音,应该就是这个了。

闻人清走得磕磕绊绊,江颂宜怕他摔了,到时候摔在瓷片上,他现在身份今非昔比,万一伤着了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事。忙不迭上前扶住他。

闻人清见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乐了。

江颂宜:“……不准笑,难看。”

闻人清听了赌气般张开双臂,把人往腋下一夹,江颂宜哼哼了两声,脸都燥红了。

“口是心非,你明明就关心我,不然不会来看我……”闻人清喝多了,说话的时候大着舌头,听着有点好笑。

江颂宜把人扶到床上,像条泥鳅似的滑走了,往后退了退,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我才没有,是──”成女官催她她才来的。

嘴巴忽然被捂住,什么话都讲不出来。

闻人清用大手牢牢捂住她的嘴,额头贴着她的额头,垂着眼,眼神湿漉漉的,语气听起来无助又可怜。

“我都知道,我都懂,但求你不要讲出来。

这样我就可以假装,假装有人在关心我。”

江颂宜觑着他的脸色,说话一套一套的,真醉假醉呀?

闻人清一脸失落地跌坐回床上,捞起地上的酒壶,抱在怀里,灌了两口,酒水从唇角溢出,打湿了衣襟。

江颂宜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应了成芸心过来帮忙,就不能坐视不理。

“别喝了。”她上手抢他的酒壶,他没使劲,她轻轻松松就抢走了。

闻人清瘫倒在床上,双眼发愣,直勾勾盯着床顶看。

江颂宜把酒壶放得远远的,人也站得远远的,喊道:“你喝了这么多,成女官和福总管她们都很担心你,膳房煮了解酒汤,我端进来给你喝好不好?”

没声了。

江颂宜只好再次上前查看,见他的样子不对劲,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手腕忽然被抓住。

江颂宜忍不住腹诽,狗见着主人丢出去的东西要叼回来,他见着她的手就要抓一把,什么毛病呀。

她懒得挣开,顺势坐到了床边。

听他喃喃道:“不一样,她们关心我,是因为我是她们要效忠的皇帝。无论谁坐在这个位子上,她们都会这么做。”

他坐起身,眼尾发红,质问道:“可我跟皇兄长得一模一样,我也坐在了皇兄坐过的位子上,我努力地做得比他更好、更出色,为什么母后她从来不会这么为难皇兄?”

原来是为着这件事这么伤心。

江颂宜揉了揉他的头,像揉她曾经养过的狮子狗。

“我猜,或许她是在试探你的底线。”

闻人清抬脸,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为何试探?”

“我小时候养过一只狮子狗,她咬坏了好几件我的衣裳和屋里的摆件,怎么教都不听。我刚开始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我已经对她够好了,后来木丹给她找了许多大骨棒给她啃,她有东西可磨牙,就不咬我了。彼此不熟悉时,总得多磨合才知道对方的喜好与缺点。”

太后年轻时是个锋利的美人,宜喜宜嗔,先皇十分宠爱她,让她生下了长子。可年纪大了后,再使这些矫情性子就使人厌烦了。毕竟儿子不是丈夫,会孝敬她但不会像丈夫一样包容她的小性子。

加之闻人清打小流落在外头,并不在她身边长大。她对这个儿子不亲近,可她的后半生都寄托在她身上,唯有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看他能包容到什么地步。

闻人清一门心思要当好这个皇帝,朝政忙碌,他下了朝还要跟着梅太傅学帝王之术,无暇顾及太后的隐蔽心思。

流水一样的珍宝送进太后宫中,可她依然不够安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冥法仙门》《文化入侵异世界》《神女赋》【天籁中文网】《重回1987签到系统

《贵妃作天作地》转载请注明来源:91小说9138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