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苏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91小说9138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浮云遮望眼,新月衔余晖。

电光石火间,姒云脑中倏忽涌入无数曾被她忽略掉的细枝末节。

譬如昔日在南麓围场,放走阿努萨斯之后,她曾听召子季嘟囔过一句,“若非子叔去解手,他如何能逃脱?”

譬如对公子风的态度,分明早在岚水村时就已动心,可他表现出来的踟蹰与为难,却远超过一名宫廷侍卫。

譬如此次进军卫国,因她小产之故,周王数次拖延动身的时日。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劝说,可他自己却没有同周王一道离京。

再譬如周王离去后,她日日昏睡不醒,彼时不曾多想,而今再看,莫不是被人下了药?能给她下药又不被怀疑之人屈指可数。

……

无数端倪,皆为总角之交四字,而被她自行推翻。

赶来骊山的一路,她曾无数次推演可能是细作的人选,怀疑过伯士在被俘期间就已投诚,怀疑过申后离京前拿到了京郊舆图,甚至怀疑过会不会是郑伯,所以才会在骊山被灭口……

独不曾怀疑过周王身旁最亲信之人。

脉脉斜阳乱人心,最是人心难测。

若她都受伤至斯,与他一道长大,给他无双信任的周王又如何?

她看向斜阳里的周天子。

余晖拂过苍翠松涛,照进亭下,落成一道清减而挺拔的影,眸光垂敛,一动不动,仿似已神游方外。

虽怨他以她为棋,借她谋局,或许正因经历过被至亲背叛之痛,才不愿旁人历她所历,痛她所痛。

她轻叹一声,提敛起衣摆,徐徐步入亭下,踟蹰少顷,款款落座周王身旁,而后才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嬴子叔。

“子叔,事已至此,可否坦诚相告,今日之事是为何?”

嬴子叔垂目看向身前的琉璃珠,照着霞色注目许久,才又看向面前两人,徐徐道:“夫人可还记得,你我初次见面时,夫人曾问过在下一个问题?”

姒云眉心微拧,初闻他姓赢名子叔,她的问题必定是:“你是秦国人?”

“夫人好记性。”

嬴子叔眼里泛起错杂的笑意,敛下眸光,淡淡道:“彼时不曾告知夫人,实际在属下出生时,那个村落还不属于秦国地界。”

“你的意思是?”姒云看向阿努萨斯,眨眨眼,“彼时属于猃狁地界?”

嬴子叔抬眸眺望日暮下的云海和松林,目光倏忽悠远。

“那个村子地处猃狁与秦国交界,却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方。”

“那为何?”姒云面露不解。

她仍记得嬴子叔提过的过往,他和子季两人是召公从战场上救下,而后才带回镐京培养。

既出生于怡然安宁、远离战火的偏远村落,又为何会出现在战场上?

姒云眉心微拧:“莫非因为大周与犬戎开战,那村子被波及?”所以才会成为秦国的地界?

想起旧事,嬴子叔悠远的眸间倏忽掠过一丝狠戾。

“夫人高才,可还记得宣王时期发生之事?宣王中兴只一时只盛,此后十数年,他不见百姓流离,不顾国库空虚,连年征战,四处募兵……”

姒云的心重重一颤:“宣王?”

嬴子叔目光微沉:“宣王令召公相助秦公,西征犬戎之时,途经无名村落,”他的声调愈发低沉缓慢,眼里若有嘲讽呼之欲出,“召公高瞻远瞩,一眼看出那村子土地肥沃,家有余粮,是个囤兵的好地方。”

姒云两眼浑圆,满目不可置信:“囤兵?!”

嬴子叔轻哧一声,而后抬眼看向姒云,神色平静,好似在诉说什么与他无关之事。

“男子皆被征为马前卒,女子为奴为婢,孩子就地斩杀。母亲欲带我逃出村去,只是彼时太过混乱,一不小心走散……”

他的眼眶泛起浅淡的红,遮掩什么般,倏地抬头望向远方,停顿许久,淡淡道:“若非属下根骨尚可,此番云海日暮之景,怕是此生不得见。”

“那令慈?”

姒云看向一旁一脸懵懂的阿努萨斯。

嬴子叔亦垂下目光,拍拍他的肩,眼里泛出些许笑意。

余光里撞见姒云的目光,他脸上的笑意倏忽而散,取而代之以几丝嘲讽:“与母亲走散之后,属下遇见了正在募兵的召公,而家母,正是为大周人最不喜的犬戎人所救。”

周人毁我家园,犬戎救我血亲。若是易地而处,她又会如何选择?

姒云仿似听见了他不曾开口的话。

看见眉眼带笑的阿努萨斯,她哑声开口:“昔日你说闯进南麓围场是为寻找失散多年的阿姊,你口中的阿姊,就是子叔?”

“呐!”阿努萨斯依旧一脸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天真,两眼下弯,磕磕绊绊道,“若非阿姊,阿努还不能这么快找到阿兄。”

姒云:……果真是她之过。

几步之遥血流成河,而她眼前的阿努萨斯却依旧一脸纯真,她实在不愿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