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萝流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91小说9138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二哥这就被知青办抓住把柄,“你这么闲,下乡去支援农村吧!正好下乡指标没达到,就你了!”

二哥王忠武在与李英糊火柴时,王思禾也已经洗完碗筷了,一起帮着糊火柴盒,弟弟王忠强和父亲王刚也出了房间,帮着糊火柴盒,弟弟王忠强有时糊的不行,爸爸也会提醒,并帮忙弄好,家里的气氛一下温馨了起来!

这时二哥王忠武也开始对王思乐说:“对不起,妹妹,我因找不到了工作,又因知青办的通知下乡的事情忧闷,出去逛逛的时候遇到了李二狗,他说他家让他妺妹李大丫下乡,又及力劝说我让你下乡,我脑子一热就应了,说了让你下乡的话后我又后悔了!对不起,妹妹!”

王忠武还没说出来的是李二狗对妺妺的侮辱,当时他就生气了,打了李二狗一顿,他走时还鼻青脸肿!

可他一回家,像被李二狗蛊惑了一样,对父母和妹妹说出了让妹妹下乡的混蛋话,他真该死啊!

王忠武说完后,王思禾说:“都说了没怪你了,你怎么还放在心上!”

王思禾说完后,客厅又安静了起来。大家都在糊火柴盒,弟弟王忠强糊了几十个火柴盒后就在客厅跑来跑去地玩耍!父亲王刚母室李英和王思禾王忠武都在认真糊火柴盒,气氛又宁静又温馨,直到几十年后,王思禾回忆起来都是满满的柔情和怀念!

二哥王忠武去的地方是黑省,那虽然比大哥王忠文去的大西北产粮多,但也寒冷。母亲用肉票与同事换了一些棉花票,又与邻居买或借了一些棉花票和棉花,父亲偷偷跑到黑市高价买棉花和棉花票。母亲李英为二哥王忠武做了十二斤的大棉被,暖和极了!

这棉被是加急的,可给师傅一包大前门和二个鸡蛋才让这大棉被先做了出来,前面还排了几个人,虽然这样不道德,但为了孩子也没办法。师傅对母亲李英说:“你这做的棉被是我最近接到最重的一条,足足十二斤,别**多是八斤,有的甚至六斤重或者直接将旧棉被复弹了一下就算了的。”

母亲李英说:“没办法,谁家也不宽裕,也没有多余的棉花票,一分钱难倒好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不乡的通知一来,大家都着急忙慌,哪有那么多的心机。”

母亲李英又出供销社找了她以前的同事,买了不少好东西,几丈刮花的棉布,没有用票,二个大红瓷盆,一个水壶,一斤桃酥,一斤炒花生,半斤白砂糖,二把锁,一个瓷水杯,一个铝饭盒,半斤水果糖,二包大前门,一包飞马烟,一包勇士烟,二双42码的布鞋……,可花了不少钱和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这个序列游戏有大问题》【无限文学】《网游:我开局疯狂氪金》《大器晚成的我长生不死》《至尊仙朝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